鬼吹灯

第二百三十一章 蛇窟(第1页)

地下峡谷象是到了深渊最底层的地狱,满目皆是嶙峋巨大的史前生物骨骼,附近散落倒塌的石柱与那些骨骸相比,有些微不足道,而且大半都埋入了灰白色的土层之中,所以开始的时候众人并未察觉到这里有人类建筑的遗迹,直到阿香指出我们身后存在着巨大的黑色神像,这才现周围还有这么多石柱。

石柱上都凿有一些牛鼻孔,有些还残留着粗入儿臂的石环,另外最醒目的,就是石柱上一层层的眼睛图腾,这些图腾我们已经见过无数次了,可谓是屡见不鲜,在这里再次看到,都没觉得有什么意外,眼球的图腾,除了祭坛两端的非常奇特,一端是闭目之眼,一端是滴血之眼,其余的尽皆大同小异,而这石柱上的就属于比较普通的那种图案,我并没看出有什么不同的地方。

但看到这些石柱上的图腾后,似乎觉了某种异常,非要仔细看看阿香的眼睛不可大概为了避免阿香紧张,所以是用商量的口吻,和平时说话没什么两样。

阿香点了点头表示同意,脸上表情怯生生的,大概她也觉得莫名其妙,仔细看看眼睛是什么意思?于是秉住呼吸,站在很近的距离,目不转晴地凝视着阿香的双眼,似乎要从她的眼中寻找什么东西。

我明白虽然说得轻描淡写,却一定有什么我们都没想到的问题,阿香这丫头的举动,也确实不太对劲,好端端的竟然了离魂症,拿着尖石头去刺自己的眼睛,也许真就如同明叔所说的。她撞邪了,也许她现在已经不是我们认识的那个阿香了,更有可能她的眼睛与恶罗海城有着某种联系,她会不会就是我们身边的一个鬼母妖妃呢?

我心中胡乱猜测,转了数个念头,却似乎又都不象,看到盯着阿香的眼睛端详,于是也和胖子凑过去一起看看。想看看阿香眼睛里究竟有些什么,但看了半天也没瞧出什么稀奇的地方。

这时似乎已经从阿香眼中找到了答案,她先告诉阿香不要担心,不会出什么事,然后让我们看看石柱上的眼睛,虽然看起来与“恶罗海城”中其余的图腾非常相似,但有一个细节是独有的,这里的眼前图案,在瞳孔外边都有一圈线形红色凸痕说你们看看阿香的眼睛里,也有类似的东西。

我这才现到没有注意到那个细微的差别。如果仔细观看阿香的瞳孔,便会现其中果真有血痕,如一线围绕,那血痕象是眼白里的血丝,却极细微,若不仔细看根本看不清,如果不是阿香闯进这个山洞,我们也许不会现这里,而她的眼睛竟然与这里的图腾相似。她是有意把我们引到这里来的?不过当着阿香的面,我并没有把这话说出口。

知道刚才的事很容易让众人产生疑惑,难免会怀疑阿香根本也不相信什么眼睛转世之说,于是解释道,人体通过眼睛出的生物电大概只有百分之七,是非常微弱的,不过每个人的体质不同,对生物电的感应能力也有差别,阿香的眼睛能感应到一些常人不能捕捉的事物,这虽然很特别,但现今世界上,也有许多类似她这样拥有的东西,所以她才被下意识的引到此地,石柱上的图腾就是最好的证据。

明叔听后赶紧说,没事就好,咱们还是赶紧向北走吧,早点离开这地方,就不要去管这里有什么鬼东西了……

明叔的话刚刚说了一半,阿香就忽然说道:“没用的干爹,没有路可以走了,后边有好多毒蛇在追了过来,咱们都会死害怕蛇,我不想被蛇咬死……”说着话便流下泪来。

阿香的话让大伙感到非常吃惊,怎么说来就来?想起击雷山白色隧道里的那些黑蛇,兀自令人毛骨悚然,在这条地下大峡谷中如果遇到蛇群,连个能躲的地方都没有,往前跑不是办法,两条腿又怎么跑得过那些游走如风的黑蛇,两侧古壁都如刀削一般,就连猿猴怕也攀不上去。

这时东边的山洞,和岩石晶脉的缝隙间群蛇游走之声已经隐隐传来,明叔面如土色,一把拽住我的胳膊:“胡老弟,这回可全指望你了,幸亏当初听你的往北走,北边有水,有水便能有生路,要是刚才不听你的走回头路,现在多半已葬身蛇腹了,咱们快向北逃命去吧。”说着话,就想拉着我往前跑。笔下星‖空‖wwW.bxxkk.org

我赶紧把明叔的手按住:“别慌,前边一马平川,逃过去必死无疑,我看眼下只有先到那黑色巨像中去,封住洞口挡蛇,再想别的办法脱身。”

蛇群游动的声音如狂潮涌动,未见其形,便已先被那声音惊得心胆俱寒,再也容不得有丝毫耽搁,我让胖子背上阿香,拽住明叔撇开大步,跑到了黑色巨像底部的洞门,那高大的神像内部被掏空了,光线很暗,我们用手电筒稍稍扫视了一下四周的情况,有木石结构的建筑,上面还有很多层,看样子可以直接通到巨像的头顶上去。

大群黑蛇已经迫近,来不及细看内部的情况了,胖子把阿香扔在地上,同我和明叔搬了两块大石板,堵住门后,紧张的感觉也没有任何松懈,腿都有点软了,我和胖子以前没少在野外捉蛇,但这种黑蛇不仅数量众多,而且游走似电,毒性之猛可以说是沾着就死,碰上即亡。

我们不仅担心这巨像内还有别的缝隙,大伙一商量,不如到上面去,相对来讲,上面要安全一些,为了节约使用光源,只开一盏头灯和一支手电筒。往上一走才现这里面根本不保险,巨像内部是凿出了许多间不相临的石室,整体形状都与那蜂巢般的“恶罗海城”相似,不过结构没有那么复杂,石**般的洞室小的可怜,我想这可能不是给人居住的地方,实在是太过狭窄压抑了,要是人住里面,用不了多久可能就会憋死。

这里到处都落满了灰尘,空气流动性很差,如果我们五个人,在一个狭小的区域中耽搁的时间稍长,就会觉得缺氧胸闷。

直爬到第四层的时候,才觉得有凉风灌将进来,在黑暗的过道中,顺着那凉飕飕的气流摸过去,便见到一个一米见方的洞口,这是巨像中下部的一个通风口。由于神像的整体是黑的,所以在地下看不到这里,若不是那些倒塌的石柱,甚至不太容易现底部的入口。

我趴在那个洞口前,探出身子从高处往下看了看,下边的荧光恍惚,只能看到一团团扭曲蠕动的黑蛇,都聚集在神像下的区域内,大者有人臂粗细,小的形如柳叶,头上都有个黑色的肉眼。群蛇有的懒洋洋的盘着,还有的互相争斗嘶咬,数量越聚越多,那蠕动的东西看多了,就让人感到恶心。

看后对我们说:“这些蛇的举动很奇怪,并不象是要爬进来攻击咱们,反而象是在等待着什么事情生?”

胖子把阿香放下,自己也喘了口气,然后说道:“我看是等咱们下去给它们开饭。”抬胳臂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又说“这不是刚到吃饭的时间吗。”阿香被胖子的话吓的不轻,双手抱膝坐在地上抖,明叔见状也有些魂不附体,问我现在该怎么办,没有吃的东西,水壶里的水也不多了,根本不可能总在巨像里躲着,而且这巨像内的石屋看着就让人起鸡皮疙瘩,连阿香都说这里让她头疼,咱们这回算是进了绝境了,插上翅膀也飞不出去。

我心中也【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】

章节目录